中原农耕文化博物馆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草屋茶座>>正文
2015/01/29 李俊瑶  审核人:

我喜欢踏着满地黄叶“嚓、嚓”回家的感觉。这是我少年时对秋天的印象。 

现在,秋天给我的印象,则不是一句话就能概括的。 

秋天的天气,犹如林黛玉的脾气一样善变:一会儿让你穿着T恤随风潇洒,一会儿让你穿上西装“一本正经”;一会儿让你在温暖的艳阳里欣赏秋风气爽,一会儿让你在绵绵的秋雨中体会“世态炎凉”。 

在世人眼里,春天是明媚的,夏日是灿烂的,秋则总是给人一种“风大霜剑严相逼”的苍凉感。即使那桀骜不驯的骄阳,也因秋意阑珊而变得无精打采,窗外曾那么生机盎然的绿树,也因秋的到来,无力地耷拉着叶子,甚至飘零着“青春”。 

是的,秋霜让人看到枯草,落叶让人感到无奈,“花无百日红”的悲壮,也悄悄写进人的心里。于是,有人以秋风扫落叶喻事,指责秋的残酷、秋的无情;有人以老气横秋骂人,暗含死气沉沉,缺乏活力;杜甫先生把茅屋所破归于秋风惹的“祸”。 

然而,秋,毕竟有其特有的风韵。北京香山,因秋而红肥绿瘦;九寨黄龙,因秋而层林尽染。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以及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的描述,不正是秋天带来的美景吗?而且,少了夏的酷热,避开冬的严寒,不正是背一行囊,远足山川的绝好季节吗?况且,秋水宜人,秋波暗送,不也是因秋而媚而美吗? 

所以,不同的人,可以品尝出秋的不同味道。有人将飘飞的黄叶、凋零的枝头、将枯的荒草喻为凄凉时,也许有人正把它看做一种春夏所不及的成熟、简约与凝练的美呢! 

不同的人,更可以从四季中品味出人生的味道。人的一生,又何尝不像四季之轮回?童年如春天般明媚娇艳,青年如夏天般灿烂炽热,中年如同秋天般成熟恬淡,至于老年,则如冬季,生命的光亮不再灿烂如昨,生活的色彩不再五彩缤纷,但这看似平淡的单调,却是对纷繁人世彻悟后的简单。 

我们生活在一个物质的世界,难免随波逐流地喜欢世俗的热闹与张扬,甚至有时会跻身其中“忘了我是谁”。那么,经过春的喧闹,夏的张扬,我们难道不需要用秋的澄净,去过滤一下被尘埃积淀的心灵吗? 

因此,不要人云亦云地怪罪秋天的萧瑟与严肃。因为不经历风雨,怎能见彩虹?不经历秋天,怎能知成熟?不经历秋天,怎能有收获? 

秋天年年如约而至,但不是每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秋天。硕果满枝了,那是属于果农的秋天;大厦竣工了,那是属于工人的秋天。而那些鸣噪自满的知了没有了秋天,那些浅尝辄止的蜻蜓没有秋天。 

作为一介凡夫的我,有时不免问自己:你有一个怎样的秋天?你的秋天沉静中有绚丽,萧瑟中有丰收吗? 

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