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原农耕文化博物馆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草屋茶座>>正文
一位特殊访客的海侃
2015/01/29 汪澄  审核人:

我叫地球。斗转星移,世事变迁,不知不觉我已具有四十多亿的年岁,和人类相伴也已有几十万乃至两百万年了。毫无疑问,人类是我最亲密的朋友!正因为是真诚朋友,我有些针对你们的心里话想对你们侃一侃…… 

首先我要说的是,我感谢人类!因为在人类出现以前,我荒蛮一片,一切处于混沌而无序的状态。我十分迷茫、无助和孤单。直到有了人类相伴,我才有了智慧的大脑,感受到了温情,体验到了价值。人类尊我为母,并给予了精心呵护,我逐渐懂得了什么叫“文明”。在人类世世代代的关爱和装扮下,我的内涵越来越丰富,我的容颜越来越美丽。在人类关爱我的同时,我也知恩感恩,以宽厚的母爱为人类的生存和发展做着无私的奉献。因此,有多少诗人赞颂我,有多少画家描绘我,有多少歌喉咏叹我,有多少家庭钟爱我!我因文化传承而深邃,我因子女繁衍而骄傲!——我幸福!我快乐! 

可是,到了近现代,我发现人们的观念和作为悄悄在变。随着工业文明机器轰鸣声的隆隆响起,随着现代科技的迅猛发展,随着人们贪图享受欲望的不断升级,人类被自己的“广大神通”蒙蔽了双眼,扰乱了心智,开始肆无忌惮地伤害我、摧残我、掠夺我。电锯呼呼,毁掉我绿色的装扮;浓烟滚滚,熏得我呼吸困难;钻井隆隆,恨不得一下子掏空我腹中的宝藏;屠刀霍霍,使我无数的动物生灵惨遭劫难……我是你们赖以生存的家园,我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,我是世间所有生灵共同的母亲,我真的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一下子变得这样的糊涂和凶残!——我困惑!我伤感! 

你们有个大作家雨果曾经说过,大自然是善良的慈母,同时也是冷酷的屠夫。恶有恶报,善有善报!请不要怪我无情,是你们逼迫我报复你们的。于是,我放出肆虐的洪水,造出凶残的旱魔,卷起漫天黄沙,掀起滔天海啸,蒸腾高温酷暑,冻结冰雪严寒,捅出臭氧层的黑洞,掺进空气和食物里种种毒素……这一切一切,使你们真真切切尝到了苦头。海地、智利、日本、土耳其地震不断,洪水、冰雪、沙尘、雾霾、非典、甲流时有肆虐……我要让你们知道,你们作的孽只能由你们自己来承受!要让你们真切感受到——我愤怒!我发泄! 

现在我终于发现,人们有点惊醒了。我注意到你们拍出电影《明天过后》《阿凡达》《愚昧年代》等教育人们,你们在哥本哈根召开全球气候大会,你们提出了低碳经济的理念,你们立法保护动物,你们关注节约水资源,你们着手治理大江大河、绿化荒山,你们提出了生态文明、绿色农业、循环农业、美丽乡村建设等一系列新主张新理念,面对渐行渐远的传统农耕文化,你们发出了“乡愁”慨叹,希望今后还能守得住绿水、看得见青山,希望守得住文化之根、文明之源……你们逐渐懂得了一个真理:人类如果贪图眼前利益,滥用手中的权力和发达的技术,必将毁掉自己生存的家园;假如能够恢复理性、修正行为,才能顺应自然之道,才能维系人类永恒,才有幸福可言。为此,我欣慰!我期盼! 

我对自己的家园了如指掌,我时刻关注着世间万物竞华、万象变迁,任何大事小事、善行劣迹,皆在眼底心中。几年前,我发现在华夏大地的中心位置,建起了一座中原农耕文化博物馆。我深知,你们是怀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来做这件事的,旨在实施传统农耕文化记忆传承的系统工程,抢救性地收集、存留、展示传统农耕器物,研究、传承传统农耕社会优秀文化遗产。莫道一个小馆微不足道,你们所做的事情是弘扬民族文化、传承传统美德、启迪子孙后代、推动社会进步的有益之举,我为此而欣慰和赞赏!黄河之滨孕育了伟大的中华民族,中原大地无愧为传统农耕之源。的确,华夏儿女有着优秀的传统美德,昔日的农耕社会有着许多值得你们记忆传承的美好事物,也有不少值得你们审视和反思的东西。这些富有意义和价值的事情需要更多人去关注、去实践! 

今天,当我巡视家园的时候,欣喜地发现你们的“草屋茶座”开张了,很高兴成为你们的首批访客!我知道,土墙草屋是你们的祖辈家之居所、情之所系,可谓传统农耕社会的一个典型符号,在这里摆上木凳石桌、粗瓷大碗,开一个农家茶座真是别有风趣!在这间草屋里,可以汇聚八方仁人贤士谈古论今、抒情言志,可以品味知识佳肴、文化大餐,可以感受温馨和谐、真挚情感!我正是受此引力而来,送上由衷祝福,并与人类朋友交流一下情感,如有不当,敬请海涵! 

【作者简介】汪庆华,笔名汪澄,许昌学院教授,中国伦理学会会员、河南省青少年研究咨询专家。曾任许昌学院党委副书记、正厅级调研员,现任中原农耕文化博物馆名誉馆长。先后发表学术论文60多篇,文学与通讯作品40多篇,主持省级以上项目11项,主编和参编著作8部,获省级以上学术成果奖30多项。 

关闭窗口